阅读新闻

选登征文之五:小渔村 大历史

[日期:09-10-14] 来源:  作者: [字体: ]

“我与我的祖国”征文

小渔村  大历史

 

  80年代中,我出生在四会绥江边上的一个小渔村,那个我家祖祖辈辈生息繁衍的小村庄,那个让我魂牵梦萦的小村庄,它的点点滴滴,它的人它的事,如今回首,也正是我的祖国60年诞辰华章,30年改革开放历史的浓缩。
    
  我们家祖辈都是渔民,广东人称为“邓家”。听爷爷说,解放前渔民们是没有房子的,一个有蓬的木艇,河岸边沙滩上搭个木棚就是家,出河捕鱼的人驾艇而去,留下老人跟小孩住在木棚里操持家务。解放后,国家在河堤的一边辟出一片土地让渔民们安营扎寨,随后渐渐建成一排带阁楼的小平房,70年代中,“渔民新村”建成了。渔民们撤走沙滩上的木棚,搬进了整齐的平房。自我记事起,村子里总是热热闹闹的,其中印象最深的是村头住着的吊儿郎当的何富,爷爷说他总想些歪门邪道发家致富,却不愿出一次河捕一次鱼;村尾住着瘸子阿尚一家五口,他的三个小孩总是脏兮兮地站在我家门口看我吃苹果,他家的大公鸡养了一年又一年都舍不得杀掉,怕有一天没钱买米了,家里却一点填肚的东西都没有。这个年代,渔民们依旧出河捕鱼为生。
    
  光阴流转,80年代中后期,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到了渔村,爷爷结束了河里捕鱼的生活,在新建的市场里开了个卖鱼摊档,一边收购渔民捕来的鱼一边帮养殖户的鱼塘收鱼卖。此时的渔民新村,一部分人已不出河捕鱼,年轻的出门打工去了,中年人转而当了收鱼贩。1992年,邓小平同志视察广东并发表南方谈话,新一轮改革开放的热潮席卷广东,我的家乡出现了许多称为“个体户”的商家,吊儿郎当的何富成了其中的代表,他开了个鲮鱼加工厂,把收购来的鲮鱼加工成罐头鱼,再到市面上出售,很快,何富搬出了渔村,在市区盖了栋别墅。瘸子阿尚也在居委会的资助下在自家门面开了个小卖部,卖些烟酒跟小零食,他的三个小孩也擦干鼻涕,上了小学。
    
  而我的父亲中学毕业后跟随爷爷当了几年渔民,我出生的那一年,恰逢渔村附近的一家国有制糖工厂招人,也就洗脚上岸当了工人阶级的一员。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制糖工厂是一片辉煌景象,整个工厂就是一个微型的社区,有厂房,有宿舍,有医院,有饭堂,有幼儿园,有公园,有运动场,工人们在厂区里安居乐业。那时渔村以及周边的人都以能进入糖厂当长期工为傲。
    
  糖厂的辉煌也带动了周边的甘蔗种植,那时渔村所在的镇,农民几乎每家每户都种有甘蔗。秋冬季节,甘蔗成熟的时候,糖厂大门前的公路可谓车水马龙,一车车甘蔗排着队卸入仓库,这段时间我们称之为“榨季”。“榨季”催生了渔民的一系列“榨季经济”,年轻人进厂当几个月临时工,年纪稍大体力尚好的帮农民收甘蔗,家里经济条件不错的租一台卡车运甘蔗,一个“榨季”下来,收入颇为丰厚。
    
  可惜好景不长,90年代中期,国家对国有企业进行大改革,广东省随即在1995年提出加快全省国有小企业改革的要求,糖厂由于人员臃肿,经营不善,负债累累被迫破产,工人们怀揣遣散费不舍地离开。父亲成了新中国第一批下岗工人,渔民的“榨季经济”也由此结束。我的父亲、渔民与糖厂的这一段往事是国有企业兴衰历史的浓缩,也体现了祖国在改革开放道路上大刀阔斧革新改面的决心。
    
  国企的辉煌过去了,国家对私人开办企业放松了政策,鼓励私人办厂吸纳闲余劳动力,由此,市区、镇里建起不少私人工厂和企业,绥江河里的鱼越来越少了,渔民们开始了进厂打工的生涯,一排排有蓬的木艇停在岸边,随风而动,凄凄然诉说着一段逝去的历史……
    
  恍惚间到了90年代后期,国家大力发展农业及养殖业,鼓励外出务工者回家务农,一时间,鱼塘、猪舍如雨后春笋般在原来的甘蔗地上挖出来了,建起来了。许多渔民从厂里辞工出来承包鱼塘,搞起了养殖业。父亲也成为其中的一员。养殖业成为家乡经济的一大支柱。


  此时的渔村早已不复从前的热闹景象,各家各户都到镇上繁华地段盖起了小洋房,渔村里仅稀稀落落地住着几户外来人家和瘸子阿尚,他的三个小孩读上了中专,阿尚也满心憧憬着孩子们工作后可以在渔村以外的地方盖栋小楼。而我亦不负父亲的期望,顺利考上大学。
    
  记得入学前一天父亲千叮万嘱毕业后一定要留在省城发展,可是,工作两年后,如今,我回来了,因为我看到了祖国的发展已经不再局限在省城这些一级城市,我的祖国已把她的目光投到二、三级城市,已把她的关怀传至更偏远的地方。我的家乡纳入了珠江三角洲经济圈,多条铁路、高速公路、轻轨都在规划建设中,农业、工业、商业无不欣欣向荣,社会一派和乐融融的景象。
    
  小小的渔村,大大的历史,如今实质上的渔村已不复存在,但它曾经见证了祖国的发展,见证了家乡的繁荣,见证了在党的领导下社会的与时俱进。

 

作者:四会市东城街道办事处林静华        .

阅读:
录入:办公室